微商货源网
阿迪新百伦耐克乔丹厂家直销
黄金广告位招租

我是一家培训机构的老师 副业是微商 不丢人

来源:微商货源网 热度: 时间:2020-05-09 14:11:50

近日,一位粉丝告诉教培校长参考“我们所有的老师都做微商了。”

2020的教育圈,老师组团做微商,已经不是新鲜事。10个老师9个做微商,也不再是一句玩笑话!毕竟工作歇了,可房租水电费一分不少,孩子家人更得养活。

有人说,“2020年之前看到微商就屏蔽,现在取消了屏蔽。每个人都不易,都是为了普通的活下去。”

的确,今年,都不容易。

01

“习惯性把家长、学生设置为不可见。拉不下面子,也不能因为副业影响到主业。”

90年的小朵老师万万没想到,刚刚三十而立的她,有一天会在朋友圈卖货。

年前和朋友在辽宁老家合伙开了舞蹈培训班,很用心装修完场地,新招了3位老师,准备年后大力推广招生……

结果,疫情来了。

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小朵表示:“从疫情大爆发到2月中旬,是我人生的至暗时刻。经常失眠,心理压力很大。我家庭条件一般,大学毕业后都是自己独立生活,没有拿过家里一分钱。现在这个阶段却不得不四处筹钱。”

她继续补充道:“之前一直在别的舞蹈机构做普通的打工仔,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自己创业,所有的储蓄都投资在这个培训班上了,还没真正起步就遭遇了滑铁卢。”

辽宁线下机构复课时间迟迟没有音讯,总得寻求出路。做了近6年舞蹈老师的小朵,选择似乎不是特别多。

做微商,成为了她为数不多可以抓得住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前同事一直做微商代理的副业,曾经邀请过小朵一起做,她拒绝了。因为,对于做微商这件事,小朵习惯性有心理上的抵触。

朋友圈层出不穷的杂牌面膜、精华、母婴类代购等,早就引起了她极度地反感。屏蔽、拉黑成为她惯有的操作。她很难接受自己做类似的事情。也很害怕,如果自己做了,家长、学生甚至朋友会用有色眼镜看她。

但在现实面前,小朵还是妥协了。这次,是她主动联系了做微商的前同事。

最后,花了几百块钱成为了代理商,小朵以一个小白的身份正式进入了微商这片深海。“其实,接触了后,才发现微商背后也有大学问,本质也是做生意,只不过是场景和媒介变了。”

小朵开始慢慢改变对微商的刻板印象。也的确学到了一些东西。代理的平台会有培训,比如朋友圈文案话术,组建社群引流等。

刚开始,她不好意思去打扰朋友圈的人,产品是她先试用之后,觉得不错再推荐给关系好的朋友。一个单子下来,能赚一个几十块的中间商差价。后来,开始一周发一两次的朋友圈做推广。

小朵还是习惯性的把之前分组的家长、学生设置为不可见。“还是拉不下面子,不想让他们带有偏见,也不能因为副业影响到主业。”

渐渐地,对于微商这份副业,她不排斥了,反而觉得是一种很新鲜的事情。可对于像其他老师一样疯狂刷屏,每天发十几条朋友圈的行为,她依旧学不来。

到现在,小朵做微商已经快2个月了,由于没有积累和经验,客户很少,当然,钱也没赚到多少,更不可能解决当下的燃眉之急。

五月中旬要续房租了,辽宁也一直没有线下培训机构复课的通知。是继续怀着希望等下去还是放弃?小朵自己也没有答案。

放弃意味着要从零开始,舞蹈一直是她赖以生存的技能,回归到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学者也是没问题,可关键就是心里憋着的那口气。

“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。”小朵苦笑着说。

02

“对于做微商,我没有任何心理斗争。老师为什么不能卖东西?都要养家糊口的。”

相比小朵,在湖南做农产品代理的莉莉老师似乎要顺利很多。

莉莉在一家美术培训机构工作,和大多数同行遭遇相似,受疫情影响,这三个月莉莉只拿1500的工资。被迫做的副业,带来的收入还算可观。

用她的话说,她做的并不是传统微商,而是社交电商。

“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人们之所以排斥微商,是因为的确被一些不好的团队玩坏了。传统微商的直销模式很容易被利用发展成传销,加上微商没有立法前,市面上的产品质量没有保证,消费者买了东西权益也无法保证。种种原因,导致今天大家对微商这个词,会有偏见。尤其对老师做微商,偏见更大。”

多数人眼中,老师的“人设”和微商不太相符。

曾几何时,老师做微商一度引起巨大的争议。

因公立学校老师做微商,很多地区教育局曾明令“对本单位教职员工从事‘微商’等营利性活动进行调查摸底,开展自查自纠。”

但对于莉莉而言,对于老师做微商这件事,她觉得很正常。今年,更正常。

“找兼职的时候,对于做微商,没有任何心理斗争。老师为什么不能卖东西?都要养家糊口的。”她说。

每天在朋友圈发4、5条广告,包括各类的水果、海鲜,配上“包邮”“好评”等文案……也在运营2个200人的客户群,每天会发上新通知,配套图片/视频以及货品的明细(斤数,价格等)。回头客很多。也有一些家长、学校的同事在莉莉那儿买。

每成交一单,平台会给她佣金,她也有差价拿。“朋友圈都是认识的人,大家的链接不错,也信任我。把好的产品推荐给他们,我并不觉得不好意思。”

随着运营的时间深入,莉莉也抽空学习各类培训课程。“如何有效运用社交流量?如何把弱关系发展强关系?如何在朋友圈建立个人IP?等等”都让莉莉在一个全新的领域有了新的学习和思考。

“没想到我一位美术老师,现在也会想,怎么去更好的维护好客户池,比如定期发红包,问候客户,建立关系等。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”莉莉带有一丝惊喜地说到。

这个因为疫情,逼迫她从事的副业,似乎燃起了她新的热情。疫情期间,小朵也曾参与湖北公益行当中,帮助出售滞销的橙子。不仅有收入,还能做公益,从心理上,小朵对于微商的接受度越来越高。

“即使疫情过去恢复主业了,我还是会继续兼顾卖农产品。”她含有一丝坚定说。

03

“在朋友发微商广告,遭到家长投诉。都是为了谋生,我也没有影响正常教学啊。”

但,对于一些初次尝试做微商的老师而言,并没有像莉莉那样的好运气。

微商这条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走。

有些老师,不熟悉产品和分销渠道的,屯了很多货,卖不出去;有些老师,找的供应商并不靠谱,没有资质,采购产品品牌良莠不齐,质量没有保证;有些老师,因为每天的刷屏行为,遭到了家长的投诉。

24岁的童芳,在天津某培训机构做少儿英语老师,两个月前更换了头像和昵称,干起了微商。每天会在朋友圈批量发十几条带货广告,搭配精美的网红图片,同时也会交织转发学校的线上课程广告。打开她的微信朋友圈,满屏都是让人眼花缭乱的字体、文案。

而这一行为,引起了家长圈的极大不满。用家长的话说“自己朋友圈受到影响,成为了重度污染区。”

也有家长认为,“搞不清楚这位老师什么是主业,什么是副业了,不太放心这样的老师会教好孩子。”

接连遭到投诉的童芳很受挫,“我的教学水平还可以啊,都是为了谋生,我也没有影响教学,凭什么被投诉。”至于家长的心理,童芳怎么也理解不了。

04

教培校长参考:

对于老师做微商这件事,你怎么看?

2020确实是不平凡的一年,在这个特殊的风口,人们也开始拥抱一些变化。

一方面,人们对于在线销售模式的态度变了。

除了有李佳琦、薇娅等电商头部大V成为了超级流量,央视也“放下身段”成立“央视F4”直播卖货做公益,能折腾的老罗也杀进直播带货领域……各行各业,都想趁着这个风口,抓住新的商业机会。

而在教育领域,也开始克服对社交电商的排斥,借鉴其运营模式。“社交电商+在线教育”不再是一个陌生词。一些在线教育机构已经尝试课程分销的营销方式,使得越来越多的家长参与到课程代理合作,也让更多的家长了解到了网课资源,一方面降低了机构的获客成本,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家长的购课成本。

另一方面,人们对于副业态度的也变了。

疫情催生的不确定性,使得“副业慌”、“副业刚需”成为这几个月的热词。

“主业+副业=万无一失!”这个公式,更是在当下年轻人的朋友圈越来越流行。物价、房价、结婚、生子、育儿等,都是大家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压力。而在疫情期间对受打击最大之一的教培行业从业者而言,通过副业缓解经济压力的诉求则更为强烈。

\

而对于一些老师而言,副业的收入甚至高于主业,主业刚需还是副业刚需?界限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明显。

当然也有观点认为,不能为了副业而荒废主业,更不能利用主业的时间来做副业的事情。关乎职业操守,也会因小失大。

对于老师做微商这件事,你怎么看?

注:本文为教培校长参考原创,作者孙文敏。《教培校长参考》是垂直于教培领域的知识型媒体。宗旨是:让教培校长不再孤独,让教培行业受人尊重。使命是:生产并分享教培干货,赋能并成就教培校长。

 

上一篇:微商我们曾经瞧不起 但疫情过后它确实是很好的一个副业
下一篇:传统微商与社交电商的三个本质区别
顶部 提交 客服咨询 底部
申请成为VIP认证货源
原厂真标鞋阿迪耐克
黄金广告位招租
微商货源网微信缩略图